渣文 冷CP爱好者(*´︶`*)
 
 

【叶周】入梦

“以前人们都叫我一叶之秋。”君莫笑说。

他和周泽楷站在冰峰的最高点,远方飘来的无尽的冰雪从身边穿过。君莫笑把伞靠在肩上,扭头对周泽楷笑:“好看吗?”

周泽楷点头。这是大地的最顶端,他平视着前方,看见迎面而来的雪点和并不耀眼的太阳。四周空茫一片,连风的声音都轻了许多。

“走吧?我们该回去了。”又站了一会儿,君莫笑说。周泽楷有些不舍地望了望周围的景色,君莫笑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,半真半假地安慰:“以后你还有机会来这里的。”他在悬崖上拉住周泽楷的手,纵身跃下。

周泽楷没有挣扎,而是握紧了他的手。下坠到一半时,君莫笑打开了伞。下落的速度慢了下来,周泽楷转过头,撞进他含笑的眼睛。

他的耳边只有风声。

 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周泽楷的梦变成了这个样子。他遇见带着伞、自称是君莫笑的陌生男子,由他带领着走遍了这片大陆。

他看到过山林中掩藏的村落,荒芜一人,桌椅落满尘埃;也看见一望无际的广袤的原野,风贴着地面拂过时有阵阵的回响;以及蔚蓝辽阔的大海,在天穹下汹涌着翻腾。

他和君莫笑坐在一块巨大的礁石上,凝视着远方的海平线。“以前有人想知道海的另一边是什么,于是他耗费了数十年的时间研究法阵,进行了一次远航。”君莫笑说,“结果你猜怎么样?”

“……新大陆?”周泽楷说。

君莫笑哈了几声:“他的船队出现在大陆的另一端,海的另一边还是海。这是唯一的一片陆地。”

周泽楷望着大海,海面上什么也没有。没有捕食的鸥鸟,没有跃起的鱼类,只有海浪缓慢地掀起落下,仿佛刻板地、日复一日冲刷着沙岸。这个世界只剩他和君莫笑两个人。

“这里埋葬过一位勇者。”君莫笑也望着海说。他的额发被海风吹乱,露出一双黑色的、镇静的眼睛。“他的枪法很好,授号是一枪穿云,更多人叫他‘枪王’。他长得也挺帅的,一上街就有人扔花给他——”他忽然捏了捏周泽楷的脸,戏谑道,“和小周一样帅。”

周泽楷猝不及防被他偷袭成功,脸涨得通红。君莫笑啧啧摇头说小周你怎么这么害羞啊,很容易被人调戏的。周泽楷干脆不搭理他了,自顾自地站了起来。

君莫笑也站了起来,拿起搁在一旁的伞:“怎么了小周?刚刚我是开玩笑的,你别介意啊。”

周泽楷摇摇头,组织了一下语句说:“这里……不舒服。”他看到这片海,总会感受到一种窒息的压迫感。

“待在这里不舒服?”君莫笑恍然,“……我的确不该带你到这里的……走吧。”

在他们身后,无止息的海风吹过,浪潮涌上海岸,没有半点声息。

 

“我以前也很厉害的,只要拿我的名字出来吓一吓,连小孩都不敢哭了。”君莫笑撑着伞懒懒散散地说。

他们走在丛林间的一条小径上,刚下过雨的地面湿漉漉的,青苔布满石板。周泽楷小心翼翼地走着,君莫笑则悠闲地打着伞走在他旁边,有时候和周泽楷说几句话,毫不在意泥点溅在了他的靴子上。

“……?”周泽楷看着君莫笑。君莫笑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前方:“前面是我住的地方。怎么说呢……就和隐居差不多吧。”

在四周刻下的法阵早已失效,一座很朴素的房屋轻易显现出来。庭院杂草丛生,铜锁锈迹斑斑。君莫笑叹了口气:“算了,我们别进去了。”

他们就坐在门前的石凳上。周泽楷沉默了一会儿,问:“一个人住?”

君莫笑摆了摆手:“哪能啊,我和……一枪穿云一起住。”他盯着破旧的门,忽然笑了起来,“我跟他说,等退役了,我们俩住在这儿,我来养他……结果他说,他比我有钱,应该他养我。

“我还等着他来养我呢……他就再也回不来了。”

伞面遮住了他的脸,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。周泽楷不知所措地坐在他旁边,犹豫地握住了他的手。

君莫笑震了一下,抬起伞看了看周泽楷。他没有流泪,眼底是一片痛苦和茫然。

君莫笑握紧了他的手,低低地叫了声“小周”。

周泽楷没有应答。他忽然出现了一个念头,他叫的并不是他。

 

夜晚的沙漠,风在月色下卷起银色的沙。周泽楷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到这里来,被君莫笑“既然你看了海滩就应该到沙漠看看了”这样不知所云的理由给打发了。

“你觉得这里怎么样?”君莫笑问。周泽楷老实地点头,说:“挺好的。”

“……”君莫笑露出无法理解的表情。

于是两人又不说话了。他们大部分时候其实都没有交谈——周泽楷是不善言辞,君莫笑则是从一开始就心事重重,尽管他表现得很正常,但有时候和周泽楷说了几句话就神游天外。

周泽楷看着远处银光闪闪的沙浪。忽然他看到沙浪似乎有了变化,无数模糊的轮廓在摇晃。他仔细看了一会儿,才确定这是一个战场的剪影。轮廓逐渐清晰起来,为首的一人猛地挑转战矛,穿透了对方的盔甲。

他看着那人似乎毫无疲倦地进攻,前进,穿梭在危险与死亡之中。围攻他的人越来越多,画面骤然转换,只剩他一人胸前插着几把剑,奄奄一息地倒在尸体上。他费力地侧过头,周泽楷看清了他满是血迹的、和君莫笑一模一样的脸。

他张了张口,用轻不可闻的声音说——

“小周。”

周泽楷恍惚闻到了弥漫的硝烟味道。

“这是什么!”他猛地转头看向君莫笑。他的脸上一片平静:“这是我作为一叶之秋的的记忆。”

一叶之秋一动不动地躺着,血已经流尽凝固。过了许久,荒凉的战场上出现了一队轻骑,将他的尸体带走。

“他们把一叶之秋葬在冰峰的最高点,那是最接近天空的地方——也是离一枪穿云最远的地方。”

周泽楷无法形容现在的感受。“你……是谁?”

君莫笑笑了一下:“我?以前我是一叶之秋,他死了,现在我变成了君莫笑。

“小周,你想知道我叫什么吗?”

 

巨大的深坑。方圆几百里的土地寸草不生,呈现被烧焦后的沉淀的深黑色。

君莫笑和周泽楷沿着深坑边缘行走。他们头顶是浩瀚的、低垂的星空。“战争结束后几十年,不明物体撞击了大陆。大地四分五裂,再加上地震、海啸……”君莫笑绕开一条巨大的裂缝,“大陆变成了死地。”

“小行星?”

“也许吧,已经不重要了,没有人记得曾经有这样一个纪元。”

君莫笑停下脚步。“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说过,想知道大陆到底有多大。他们准备退役后走遍所有地方,最后再回到深林的老屋。

“找到你时我很高兴,但我知道,你不会是他——

“可我也不会是一叶之秋。”

君莫笑转过身,吻了吻周泽楷温热的嘴唇。然后他打开伞,向着远方走去。

“再见了,小周。”

“把这一切……都当作梦吧。”

 

周泽楷再也没有遇到过君莫笑。

他还是会做这个梦,梦里他穿过那些君莫笑带他走过的地方,沙漠,森林,大海,最终登上了冰峰的最高点。

他找到了快要被雪掩埋的石碑,上面刻着斗神的名字。

风雪从他身边穿过。他的嘴唇动了动,发出几个音节:

“……叶修?”

他的耳边只有风声。

 

 

22 Feb 2016
 
评论(12)
 
热度(27)
© 廿州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