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CP爱好者
 
 

【藏霸】论如何有效的停止打嗝

小藏剑和小霸刀,本来是儿童节贺文的结果写晚了……扣诶扣

叶峥X柳行云

 

叶峥偷偷逃了学,跑到山庄角落一个小亭子里,抱着重剑唉声叹气。

他不想再去听教书先生的课了——他身体一直不大好,前几年生过一场重病,父母怕他再伤了身子,特意跟他师父打过招呼,让他少练武。每次师门里其他人在外面练习招式,叶峥只能坐在习堂里听先生讲史或者算术。

他现在十岁,正是活泼好动的年纪,自然也是更想去练武的。可他身体实在太差,之前扛重剑都气喘吁吁,现在也只能勉强使出一两招灵峰剑势,甚至比起小师妹都差远了。这天他又是一个人待在习堂做算术,听着窗外隐隐传来的重剑挥斩声,心里又愤怒又委屈,终于忍不住把笔一掷跑出了习堂。

今天的山庄有些热闹,很多师兄师姐给路过的小弟子们礼物,叶峥也拿到了几颗糖,但他没心思吃,一直攥在手里。他坐在亭子里看着放在一旁的两把剑,又难过地想,为什么自己不能学武呢?他也想练好剑法,做一个闻名天下的大剑客,像师姐念的话本里那样去惩恶扬善、匡扶正义,但师父不愿意教他,他现在连师妹都打不过……

他这么想着,一直憋住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,但又怕声音太大被人发现,只能小声呜呜地哭着,一边用袖子不停地擦眼泪。正当他哭得起劲的时候,突然听到有个声音小心翼翼地响起:“小哥哥,你怎么啦?”

叶峥吓得打了个嗝,放下袖子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。对方大概比他还小两三岁,脸小小的很可爱,穿着一身紫色带毛毛的衣服,手里还拿了根糖葫芦,正歪着脑袋好奇地看他,像一个软乎乎的紫色小毛团子。

叶峥被他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盯得又羞又怒,呼地站起来凶巴巴地说:“走开,关你什么事!”

小毛团子像是被吓了一跳,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。叶峥还想继续放狠话,但刚一开口就打了个嗝出来。他连忙捂住嘴,但过了一会儿又“嗝”了一声。

哭得这么惨被小孩子看到了不说,还在他面前不停打嗝……简直是在他面前丢光了自己所有的脸。叶峥一边打嗝一边绝望的想。

小毛团子看了看捂着嘴两眼通红的小藏剑,把糖葫芦举到他面前,小声的说:“小哥哥,你吃一颗糖葫芦,在想打嗝的时候吞下去就不会再发出声音了,这是我师兄教我的。”

叶峥连忙咬了颗糖葫芦下来,嚼了几口就往下咽。这样反复几次后果然没有再打嗝了。他胡乱抹了下脸上的泪痕,不好意思地说:“……谢谢你。”

小毛团子骄傲地挺了挺小胸脯,坐到了叶峥旁边。他也咬了颗糖葫芦吃,含糊不清地问:“你刚刚哭什么呀?”

叶峥看着自己的剑,情绪低落地说:“我想学剑法,但是师父很少教我,我也学得很差……”他又开始觉得委屈,忍不住吸了吸鼻子。

小毛团子瞪大了眼睛,伸手去摸叶峥的剑:“这是你自己的剑吗?我也还没有开始学刀法呢,师父只教我腿法,我连自己的刀都没有,只能偷偷用木刀。”他试着去提重剑,两只手都用上了还是提不动,撅起嘴说:“这个好重啊……”

叶峥单手把重剑拿了起来,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,还顺势挥了几下,抬起头时果然看到了小毛团子崇拜的眼神。他稍微得意起来,故作淡定地说:“这个是我们藏剑的基本功,每个人都可以拎起来。”

小毛团子有点不服气,伸手比划着:“我们也可以的!我们的刀也很大很重,每个人都能背在后面!”

叶峥哼了一声:“肯定没我们的重剑沉!我们的力气都很大的!”

两个人就谁的武器更重争论了半天,小毛团子因为拿不出武器说不过他,气哼哼地跑到另一边去坐着,不再理睬叶峥。叶峥挠了挠头,对着小毛团子的背影不知所措,过了一会儿才想到自己手里的糖,于是挨过去戳了戳小毛团子,小声说:“好吧,我承认刀更重,喏,给你吃糖。”

小毛团子这才愿意转过身和叶峥说话了。叶峥说:“我叫叶峥。你叫什么名字,是从哪里来的呀?”

“我叫柳行云,从霸刀山庄过来的,师父说来藏剑山庄找师叔,顺便带我玩。”柳行云专心致志地吃糖,“这里的哥哥姐姐人都好好,给我塞了好多糖葫芦,我师父平时都不让我吃糖的,他说会长蛀牙。”

霸刀山庄好像在太行山……听起来好远的样子。叶峥心想,又忍不住摸了摸柳行云衣服上的白毛毛,软乎乎的。不知道为什么,他觉得这个白毛和柳行云特别配,特别是他吃着东西转头看叶峥的时候,像是一种白白的可爱的小动物。

“我师父他们才不好呢,他们只会让我做算术,还让我读一些写得特别玄乎的书。”叶峥嘟囔着。但柳行云却很惊奇地凑近他:“哥哥你还会算术啊,好厉害!”

叶峥脸有点红了,好像满不在意地说:“算术很简单呀,一学就会了。我还是觉得读史书比较累,但是上面有些故事特别有趣,我有时候可以一直看一下午呢。”

虽然霸刀山庄也有先生专门讲授历史,但柳行云很少去听,一般都是由师父带着练习腿法,此时听叶峥说里面有很多有趣的故事,一时间好奇得不行,非缠着叶峥给他讲一讲。叶峥磨不过他,就给他说了几个故事。

两人并排坐着挨得紧紧的,远远看去像一黄一紫两颗小团子。时间不知不觉过去,居然已经快到晌午了。柳行云听叶峥讲卫青奇袭龙城的故事正入神,突然听到一声冷喝:“柳行云!你到处乱跑到哪里来了,我们找了你多久你知不知道!”

柳行云吓得一抖,马上规规矩矩地站好,看着走到面前的霸刀男子小声喊道:“师父……”

霸刀瞪了他一眼:“你还记得有我这个师父?”他闻了闻味道,皱着眉问:“你吃了多少糖?到处都是股甜味。”

柳行云支支吾吾地:“嗯……也没吃多少……”师父气得敲了他脑袋:“你上周还在喊牙疼,现在就忘了?以后不许再吃糖了!”

叶峥在一旁默默看着霸刀师徒俩的互动,突然瞄见不远处大师兄杀气腾腾地向他走了过来,一时间僵在原地,留也不是跑也不是。只见大师兄冷笑着在他面前站定:“叶峥你胆子大了啊,居然敢逃学了?师父让我带你回去抄书三遍,不抄完不许出门。”

叶峥哀嚎一声,哭丧着脸被大师兄拖回去了。临走时柳行云突然扯住了他的袖子,偷偷地问:“我明天可以来找你玩吗?我想听故事……对了,你不是想练武吗,我可以教你腿法!”

叶峥自然是点头了。于是小毛团子很开心地笑了起来,挥着手大声说:“哥哥明天见!”

“明天见!”叶峥也笑了,冲他摆了摆手,看着一大一小两个紫色身影渐渐远去了。

 

“我突然想到,我第一次见你就把你吓得打嗝了。”

柳行云喝完一杯茶,眯起眼睛看向身边的藏剑男子道。

他们在护送货物的途中,临时找了间客栈休息,叶峥正在对账,一张脸在烛火的映照下显得温润如玉。

十多年过去了,柳行云一手北傲诀鲜有人能敌,而叶峥因身体缘故剑法平平,但在经商一事上颇有天赋。两人自小就有书信往来,长大后从山庄出来也是结伴而行,经常是叶峥谈生意,柳行云为他护送货物。

柳行云把刀搁在床边,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,见他对好了帐,又拖着嗓子慢慢地说:“你那时候还在哭鼻子——”

叶峥转过头来看他,有些无奈地笑了。“是啊,我的小少爷,多亏了你才把我哄好。”他凝视着柳行云,烛光映在他的眼里,染上一层温柔的暖色。

他同样想起了十几年前的相遇,他躲在角落狼狈地哭泣,而霸刀无意中闯入,举着糖葫芦让他咬一颗。那时候他的眼睛也是闪闪发光,像深埋着无数颗星星,又像是一团火砸中了他的心口,燎得发烫。

而柳行云——他的火凑近他,微微笑着问:“那我有什么奖励吗?”

“不如,我们来重温一下如何停止打嗝?”叶峥呢喃着,吻住了柳行云的唇。

他终于握住了那团火。

03 Jun 2018
 
评论(6)
 
热度(70)
© 廿州 | Powered by LOFTER